从“中心”到“医院”,南京凭啥成为全国榜样?

2019年04月26日 1177 0
  继19日央视《焦点访谈》聚焦南京社区医院建设后,今天,国家卫健委把全国社区医院建设试点启动会也搬到了南京。
  原因只有一个。作为国家首批20个给“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加挂“社区医院”牌子的建设试点省市之一,南京已有9个“中心”成功完成了角色的转换。“南京模式”将向全国推广和复制。

  从“中心”到”医院”,名称变化的背后究竟有何深意?南京又为啥能被央视“点名”成为全国学习的榜样?


  基层医疗机构曾经走过“自废武功”的弯路
  医改是一项世界难题,各国、各地区都在不断探索。2005年,原国家卫生部鼓励各地将三级医疗服务体系转为区域医疗中心和社区服务中心组成的两级城市卫生服务体系。包括南京在内的全国多地,对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实行“上靠下沉转行改制”。南京15家城区二级医院,撤销合并3家,保留5家,另有7家转型为社区卫生服务中心。
  截至目前,南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共有135家,主要功能定位为提供康复、慢病管理、孕妇建卡、预防接种等基本公共卫生服务。
  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强化了公卫服务,但也在无形中导致基层医疗机构逐渐“自废武功”。省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近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坦言,上轮医改发生了两方面的偏差:一是定位不准,将基层单位定位为“做好公共卫生服务”就可以了,一大批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关闭了原有的手术室和病房,致使人才队伍渐渐萎缩;二是医护人员实行绩效管理,干多干少收入差别不大,严重挫伤了积极性,医疗能力进一步弱化。

  由此带来的一个严重副作用是,老百姓不认可、不信任家门口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哪怕是感冒咳嗽的小毛病也要往大医院跑。相关数据显示,我国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占比达到93.4%,接诊人数却仅占总诊疗人数的53%。而占全国3%的三甲医院,却承担了42%的诊疗人次,百姓纷纷抱怨“看病难、看病贵”。


  破解群众“看病难看病贵”,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成当务之急
  大小医院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是当前卫生事业发展的一个痛点。
  没有全民健康就没有全面小康,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把卫生与健康事业提升到新的战略高度,着力推动医疗卫生工作重心下移、医疗卫生资源下沉,解决基层群众看病难、看病贵问题。
  省委常委、市委书记张敬华2017年10月在调研我市卫生工作时,曾实地考察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建设和运行情况,提出要坚持问题导向,强化改革突破,不断提高医疗卫生服务质量和水平,努力为人民群众提供优质卫生与健康服务。
  解决发展中的不平衡,破解“看病难、看病贵”,我市致力构建“首诊在基层、大病到医院,康复回基层”的分级诊疗体系。从“中心”到“医院”,体现的正是我省及我市进一步深化医改、建成分级诊疗体系的决心和魄力。
  “无论是分级诊疗,还是适应群众多样化健康服务需求,满足群众就近就医需要,亦或是解决基层卫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增强基层医务人员的职业信心,促进形成长效的留人用人机制,都必须大力提升基层医疗服务能力,合理拓展基层业务范围。”省、市卫健委相关负责人表示,因此,推动社区医院建设成为迫切需要。
  2017年9月,省卫健委在全国率先启动社区医院建设试点。去年1月,全省确定了67个基层机构作为首批建设试点单位,其中包括南京的17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目前,已经有9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铁心桥、西岗、新街口、中央门、夫子庙、止马营、南湖、赛虹桥、东山)通过首批验收,增挂江苏省社区医院牌子,数量位居全省第一(全省共26所)。”市卫健委基妇处处长李群介绍。

  “这不是简单的挂牌子、改名字,而是意味着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功能的全面转型升级。”栖霞区西岗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是首批增挂“社区医院”的中心之一,院长高慧华认为,增挂社区医院牌子,最主要目的就是将丢掉的医疗服务能力重新拾起来,实现公卫服务与医疗服务两条腿走路,担起基层首诊的重任。


  “过关”众多硬杠杠,南京靠的是多年蓄势
  按照省里的要求,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想“升级”为“社区医院”,需要越过多条硬杠杠:建筑面积不少于4000平方米、病床数不少于30张;每万服务人口配备的执业(全科)医师不少于3人,在岗工作人员年人均门急诊量达到2000人次……
  今年3月18日,国家卫健委出台的《关于开展社区医院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又明确,社区医院须健全临床科室设置和设备配备。在《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基本标准》科室设置要求的基础上,至少设置内科、外科、妇科、儿科、口腔科、眼科、耳鼻喉科、精神(心理)科、安宁疗护(临终关怀)科、血液透析科等专业科室中的5个二级学科科室,还需设置医学检验科(化验室)、医学影像科、心电图室、西(中)药房等。
  无论是人才储备还是硬件提档、科室设置,都无法一蹴而就。近年来,为提升基层服务能力,补齐短板,南京想办法破解了一个又一个难题:
  ●解决基层人才招不进,留不住。我市先后出台多个文件,从降低基层卫生人才招录开考比例、打通基层人才晋升通道,到提高薪资待遇等多方面为基层引才、留才“护航”。今年2月出台的《市政府办公厅关于加快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的若干意见》,明确了“备案管理人员与编内人员同岗同酬”“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镇卫生院中级职称不受职数限制,高级职称比例提高至20%”“提高乡村医生的薪酬水平和保障待遇”等一系列创新改革措施。
  雨花台区铁心桥社区医院有129名员工,让很多人意外的是,其中高级专家已有19名,各科室都是副高以上职称的人才主政。不仅如此,在南京力推的医联体建设过程中,该院通过与市第一医院、省中医院、省人民医院、明基医院等大医院合作,将医院所有的医生全部送到三甲医院轮训进修,不少人已经去过3轮。
  ●大手笔投入基层医院硬件设施。“对于民生需求,政府投入一点不含糊。”栖霞区卫健委副主任焦瑜介绍,该区所有基层医疗机构从办公用房到所有医疗设备,全是政府“一手包办”,基本实现“拎包开诊”。眼下,CT、全自动生化检查等设备成为很多社区医疗机构的“标配”。像西岗社区医院,胃肠镜、无创呼吸机、心脏彩超、动态心电血压等各项检查项目一应俱全。

  ●通过积极打造基层特色科室品牌,提升基层常见病、多发病、慢性病、老年病诊治和管理水平。目前,全市已建成161个特色科室,涵盖30多个服务领域。借助医联体建设,共建“联合病房”多达78个。


  从“中心”到“医院”,从过去忙转诊到如今忙看病、忙手术
  硬件、软件一起发力,老百姓的基层就诊信任度越来越高。从去年10月正式挂牌“社区医院“到现在,虽只有半年时间,但院方和患者的体会都很深。
  “以前一天看50个病人,有40个是来转诊、拿药的。10个来看病的也主要是擦伤消毒、划伤小包扎。一个外科,两个医生就能应付。”铁心桥社区医院外科副主任医师蒋永胜告诉紫君,眼下完全不一样了,一个外科需要六七名医生在门诊、病房轮转,不仅要看病还要手术,胆囊切除、阑尾切除、骨折内固定等手术已成为常规手术。工作变得越来越忙,收入也是节节攀升。2005年左右,蒋永胜每月固定收入800-1000元,而去年到手的收入超过了20万。
  西岗社区医院最冷清的时候日门诊量不超过50人,现如今,不包含预防接种、孕妇建卡,纯看病的门诊人次日均已经突破500。2018年以来,该中心相继开设了消化内科、肛肠科、手术室,消化内科可进行各种胃镜检查及胃镜下息肉摘除术等,肛肠专科则可以进行各种肠镜检查及肠镜下息肉摘除等。40张床位,除了一两张刻意留下,用于急诊和上级医院下转病人,其他床位都需要提前一周预约。“服务能力不断提升,患者自然就愿意留下来了。”高慧华说,去年一年,西岗社区医院光是锦旗就收到86面,这在过去简直不敢想象。
  紫君在铁心桥社区医院采访时,76岁的田老先生正在就诊。田老先生患有高血压、糖尿病等多种慢病,“以前我都是在大医院看病,然后回社区拿药。现在是在这里看病、拿药一起完成,血糖、血压一直稳定得很好。最关键的是,平日里在大医院‘一号难求’的专家,经常会来社区医院坐诊查房,在这里看病能跟专家进行长时间的交流,哪像大医院——排队两小时,看病2分钟。”
  省卫健委副主任李少东说:“把基层做强了,让绝大部分老百姓首诊都从基层开始,常见病多发病都在基层解决,大医院的‘大门诊’格局也就被打破了。实际上,建设社区医院就是方便居民就近看病就医,实现生病有人治、防病有人帮、健康有人管。”

  根据目标,至2020年,我市将完成15家社区医院的建设,“社区医院解决的是城区居民家门口看病的需求。解决农村老百姓家门口就诊服务需求,我市正在推进‘区域医疗服务中心’建设,到2020年,这样的中心将达到10个。”李群说。


信息及图片来源:紫金山观察公众号